互动空间

好书点评
首页 > 互动空间 > 好书点评

 书名:推销员之死

 作者:(美)阿瑟·米勒(Arthur Miller)著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8.07

 ISBN号:9787532745319

图书价格:22.00元

 图书馆索取号:I712.35/M656


阿瑟·米勒生态戏剧主题分析——以《推销员之死》为例
    阿瑟·米勒是美国现代社会著名的戏剧家。其创作《推销员之死》《萨勒姆的女巫》《都是我的儿子》等戏剧是二战后美国文学界创作的代表性作,受到文学艺术领域以及社会大众的广泛认同,他本人也被称赞为最具有社会责任感和道德良知的作家。阿瑟·米勒的戏剧在学界也引发不同的思考和讨论,传统意义上的对社会现实的批评和制度、阶层差别的揭露是研究其戏剧主题的惯常话题。近年来随着生态戏剧的发展和生态文学批评的成熟,评论界针对阿瑟·米勒的多部戏剧进行生态解读。其中《推销员之死》通过将主人公威利·洛曼到美国追求财富、地位,寻求美国梦并最终失败不得不自杀身亡的全过程呈现给观众,让观众能够从戏剧中感受到当时社会背景下美国底层劳动者的悲剧性生活。阿瑟·米勒在戏剧中展现了自然生态系统破坏和社会生态关系冲突的现实,表现出悲剧人生的根源,彰显出明显的现实主义意义,是对二战后美国社会底层普通美国人所面临的社会问题的深刻揭露。
                                                                      一
    生态戏剧既指那些表现当下环境灾难和生态危机的戏剧,也指那些探寻人类与非人类世界如人自然、人与动物、人与社会乃至人与自我精神关系的戏剧。生态戏剧还包括那些在剧中探讨土地、种族、身份、阶级和性别等泛生态思考的戏剧。生态戏剧把生态问题摆在戏剧主题的中心位置,引导观众理解环境和生态的不同涵义,思考人与自然、环境、生态的关系。美国生态戏剧由来已久,从尤金奥尼尔到阿瑟·米勒再到爱德华阿尔比,从《毛猿》到《推销员之死》,再到《山
羊,或谁是西尔维娅众》,众多戏剧创作者在舞台上呈现出被工业化改变的自然景物,在戏剧情节里表现社会关系冲突,在人物塑造上展现人内心世界的矛盾。利用舞台背景、情节发展、人物刻画来表现美国20世纪中期经济社会发展所带来的环境与生态问题、道德与信仰问题以及人的异化等不同主题。生态戏剧使观众不断思考人与自然的关系,以及由此扩展开的人与社会、人与他人甚至人和自身的关系,在戏剧主题层面则表现出对环境污染、社会结构不稳定以及人际关系紧张等的忧虑和反思。
    在人类文明演进的过程,随着工业革命的出现和发展,“人类中心主义”价值观开始主导人的思维认知模式,对人们的社会价值取向产生了直接的影响。密克认为无论喜剧还是悲剧都能反映出生态关系的和谐与否,尤其悲剧在生态学上更多的表现出人类中心主义对自然秩序的傲慢无礼。人类过于重视自身在自然界中的中心地位,甚至将人类作为万物的统治者,认为人能够凌驾于万物之上,导致人与自然呈现出征服与被征服的关系,人类对自然的探索也集中在改造、控制和征服自然方面,甚至为了推进社会的发展、促进人们生活条件的改善,不惜破坏自然达到社会建设的目的,人与自然的关系呈现出紧张对立的发展状态。然而,在人类不断破坏自然环境的过程,人类的持续发展受到冲击,人类生存发展开始遭受严重的威胁,这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人们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并重新审视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并且希望能够重新确定人生观和价值观,探寻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发展模式。在此社会背景下,生态批评理论逐渐向文学领域延,更多的关注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他人的关系以及人与社会的关系,并且希望可以借助有效的批评实践,在重新解读文学作品的基础上完成对人类文化的全新审视,在解构、反思和批评的基础上否定人类中心主义价值观,引导人类重新完成对生态价值观的构建。
   阿瑟·米勒一生创作了17部戏剧,包括《推销员之死》《炼狱》《全是我的儿子》《两个星期一的回忆》《堕落之后》等,这些戏剧主题涵盖了美国梦、社会民众的生存困境等方面,主要表现了个人在社会发展过程中的生存现状以及所面临的道德伦理问题,对美国社会价值观、宗教信仰和道德观念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索。将阿瑟·米勒戏剧定义在生态戏剧的范畴,就是从生态批评的视角对阿瑟·米勒的戏剧进行研究,进一步挖掘其戏剧主题在社会环境和人类精神层面所表现出的更深层次的危机。以《推销员之死》为例,在深入解读工业革命时期人类中心主义价值观对推销员威利,对社会大众产生制约作用的基础上,从人与自然环境的对立角度分析威利悲剧人生的必然性,如此就能够对威利悲剧人生结局形成全新的认识,探索如何规避自我与自然、与他人之间的对立,进而有效规避人类最终走向悲剧的结局。
                                                                     二
    阿瑟·米勒目睹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残酷,经历了美国资本主义的高速发展时代,这也是一个人类不断违背自然规律,破坏自然生态环境的过程。战争和经济的发展对人类生存环境造成的恶劣影响引发作者无限的忧虑,在戏剧《推销员之死》中,工业化的大烟囱抹去了清新的空气,高楼大厦取代了宁静的乡村田舍,
阿瑟·米勒对环境的描写体现了人与自然生态的不平衡。在戏剧的第一幕第一场景中,威利为了推销产品、完成工作任务不得不长途跋涉,每天回到家中都身心俱疲,并且在交谈中回忆曾经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从威利和妻子的谈话中能够看出,在威利几十年的推销员生活中,其自身居住环境已经出现了重大的变化,
从原有的鸟语花香“阳光进不来,种什么也不长”,可见在几十年的社会发展历程中,伴随着工业革命的逐步推进和工业化发展进程的进一步加快,美国底层社会大众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工业化建设产生的不良效应对自然环境造成了严重的侵蚀,表现出当时人们对生存情况的强烈不满。但是威利的不满乃至当时社会上人对生存环境的不满并不能促进人与自然对立矛盾的改变,其仅仅能在自家的小花园中获得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精神慰藉,满足自身对自然的追求。
    显然,人类中心主义价值观产生的根深蒂固影响已经使人类生态价值观处于扭曲状态。作者通过戏剧“批评人类中心主义,提出大自然是人类之母,人类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人与自然和谐交融的自然生态思想”。尽管威利在潜意识中已经认识到工业建设、人与自然对立的危害性,希望能够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但是在生活中仍然表现出人与自然的对立,并且希望能够实现对自然界的“征服”,即使牺牲自然也要达到个人目的。同时,在威利的价值理念中,也将自然放置到人类从属的位置上,将人类作为自然界的统治者,为了人类生活条件的改善可以对自然环境进行肆无忌惮的破坏,这种普遍性价值理念的出现必然会对人类社会的生存和发展造成严重的威胁。阿瑟·米勒笔下所描写的推销员威利就受到人类中心主义价值观的控制和支配,虽然他已经认识到在当时的社会上人口失去了控制,但是他显然尚未发现自己也属于失去控制人口的范畴,他追求美国梦的过程实际上也就是发疯的参与到社会竞争中。为了在激烈的竞争和严酷的压迫中探索生存路径,即使威利已经60多岁了,仍然还坚持不懈的推销,只是希望可以获得更大一点的生存空间。甚至在威利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也希望可以通过自杀的方式换取社会保险,为家人的未来生活提供保障。威利的一生都将自己放置到自然的对立面上,在追求美国梦的历程中他不断“征服自然”,最终导致了必然的毁灭。透过阿瑟·米勒所塑造的威利人生悲剧,能够看出在工业革命背景下对自然环境的破坏和自然环境日渐恶化的场景,人们的生存空间看似得到了拓展,实际上却真正逐渐缩减。在特殊的环境下,人们的生存和对自然的破坏本身就彰显出一定的悲剧性特征,而人类又是造成悲剧的根源。所以要想改变这种悲剧状态,就应该从人类自身入手,摒弃人类中心主义价值观,明确认识到如果想要以破坏自然为代价参与到经济建设活动中,试图征服和凌驾于自然之上,必然会遭受自然的报复,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人类的灭亡。所以在未来发展经济的过程中,应该认识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重要性,将生态建设作为人类建设和发展的主要方向,力求能够真正探寻人类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三
    阿瑟·米勒认为人作为社会的一部分,与社会紧密相连,如果断开这种联系,个人也就毫无意义。于是在他的生态戏剧里展现出人类深层次危机来自于人与社会、人与人之间的疏远和陌生,人类在文明发展的过程中一步步走向异化。传统的道德教化和人类虔诚的宗教信仰在高度的物质文明发展进程中被物欲化、
金钱化。人类生态价值观也出现了严重扭曲的情况,人类与自然界无法达成和谐共处的状态,逐渐延伸到人与他人相处方面,导致人与他人相处过程中无法形成正确的伦理价值取向,陷入到生存和生活困境中。个人过于重视自我利益,并且将自我利益的地位不断的抬升,上升到凌驾于其他一切事物之上,导致个人存在的意义成为核心思想,忽视了与他人和谐关系的构建。在当时社会背景下形成的特殊价值理念作用下,人们将个人在社会生活中所能够获得的物质享受作为自身追求,甚至在追求物质享受的过程中会选择牺牲他人的利益。而人们这种思想的存在必然会造成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表现出矛盾紧张的状态,人与人之间的和谐相处成为一种幻想。从《推销员之死》中可以看出威利本身就是个人中心主义价值观的信奉者和牺牲者,在威利为了获取更好物质生活的不断探索中,其逐渐与社会上的其他人之间形成了对立的矛盾,最为突出的表现就是与霍华德老板以及儿子比夫之间所形成的特殊对立冲突关系。在阿瑟·米勒笔下,霍华德老板在解雇
威利后,威利失去了能够保证家庭生存状态的工作,而威利的儿子比夫也不认同威利的想法,不愿意将威利“五百万美元的主意”转变为实践,也无法给予威利追求美国梦一定的帮助。威利受到个人中心主义价值观影响与周围人形成的不和谐关系实际上已经对威利悲剧人生进行了暗示。戏剧中对威利的老板霍华德的刻画也反映出社会不同阶层的成员关系随着社会的变化也在发生改变。霍华德老板只重视自己的奢侈生活,在员工管理方面没有渗透人性化的思想,即使面对走投无路索要退休金的威利,也只是表现出不耐烦和厌烦,并没有真正认识到威利的困境。由此可以发现,当社会个体的思想中认为个人利益凌驾于一切其他价值关系之上后,人们之间的情感必然会转变为淡漠,威利的人生悲剧也就不难理解。
    虽然威利和霍华德是两个命运截然不同的人,然而在当时特殊的社会背景下,他们都不可避免的受到人类中心主义错误价值观的影响,并且在错误价值观的控制和支配,他们在生活中与他人形成了对立的状态,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牺牲其他一切人的利益。在戏剧中,不论是霍华德老板无情的解雇威利,还是威利自己将他人作为自我发展的踏脚石,都把社会生态的扭曲和人际关系的恶化现实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特别是戏剧中对威利和他儿子比夫之间利益冲突的描写,一方面反映出人的异化引发的一系列不可调和的矛盾,另一方面在一定程度的上表现出对比夫生态意识觉醒的肯定。暗示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才是人类生存发展的正确道路。换言之,从人与他人之间二元对立的角度看,威利在生活中将自己和他人的利益进行对比,并且尝试将自己的利益凌驾于其他一切人利益之上,造成了无法与周围人和谐相处的尴尬局面,最终必然会造成其人生悲剧的出现。阿瑟·米勒在戏剧创作中,正是借助威利的悲剧人生映射当时特殊的社会现实,从威利一次次希望破灭对其悲剧人生加以暗示,人类要想与他人与社会和谐相处,就应该认识到正确处理个人利益和他人利益关系的重要性,并能够在生活中反思自己的行为,重新审视个人与自然、与社会其他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关系,进而对自己的生存状态进行正确定,避免威利的悲剧在自己乃至全人类身上重演。阿瑟·米勒悲剧启示我们应该认识到人类只有走出社会生态恶化的困境,重新唤起对自然、对社会的责任心,重新探索与自然构建和谐的关系,才能在社会生活中发现真正的自我,彰显个人的社会价值。
                                                                   四
    别林斯基说“人是戏剧中的主人公”。人存在的最大意义就在于内心的平静,但是人的灵魂在征服自然的过程中,会受到生态污染带来的影响。现代社会的物欲横流有时会使价值、信仰和理想成为奢侈,精神世界的荒芜会将人类带到不可预知的未来。经济发展所产生的自然和社会生态危机映射到人的内心,在欲望和利益的驱动下,人性扭曲,产生幻觉,精神类的妄想占据大脑的思维活动,对人的精神产生巨大负作用,使人类陷入到严重的精神生态危机。
    在戏剧中推销员威利决定自杀前,他在幻觉中与哥哥开展了一段对话,在对话中哥哥对威利进行了规劝,希望威利可以与自己一同前往原始森林寻找钻石。
在威利的幻觉中,威利听从了哥哥的劝说,并且与哥哥一起冲出家门,在现实生活中,威利也由于追随哥哥冲出家门而撞车死亡。从这一情节能够看出,在表面上威利是不堪生活的重压选择了死亡,但是在实质上,威利内心仍然希望可以与哥哥一起寻找钻石、寻找财富、征服森林,实现他的美国梦,在这种冲动下,
他最终葬送了自己的生命。在此处的描写中,阿瑟·米勒创造性的使用“征服”这个单词,表现出对推销员威利思想的讽刺,实际上也是对人类精神世界迷失的批判。正是由于自我灵魂的走失,推销员威利才会为不切实际的“梦想”奋斗,在威利试图“征服”自然的过程中,实际上他已经被自然所征服和毁灭。这种悲剧呈现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人类永远不可能实现对自然的征服和控制,如果人类不尊重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最终也会造成人类的悲剧。阿瑟·米勒已经意识到自然的生态危机正在转为人类更深层次的精神生态危机,在表现这一主题时更多的采用意识流,象征主义等手法来表现主人公威利在生活重压之下的内心痛苦挣扎。小人物威利的死是可怕,但造成威利死亡原因的社会生态环境以及精神世界的支柱坍塌更加令读者不寒而栗。
    生态环境问题从走进文学领域的那一刻就与人类发展的命运紧密相连。自然与社会以及精神生态的变化影响了众多美国剧作家的戏剧创作,带有鲜明人文主义特色的戏剧向生态戏剧的发展成为可能,戏剧绿色化和戏剧的生态阐释成为一种趋势。近年来随着包括戏剧在内的文学研究出现的文化转向和生态转向进一步体现了人类在发展过程中的理性思考和自然回归。阿瑟·米勒准确把握时代社会背景,创作的《推销员之死》为代表的系列生态戏剧,把美国社会中存在的环
境、家庭、宗教等问题搬上舞台,展现出20世纪美国自然、社会、精神生态的万象,告诉世人在与自然相处过程中必须放弃人类中心主义思想,真正做到尊重自然和尊重社会,与自然和社会万物和谐相处,有效避免推销员的悲剧在当代重现。作者对社会的强烈责任感和对人类命运的终极关怀精神无愧于美国著名戏剧评论家马丁哥特弗里称他“美国戏剧的良心”的评价。阿瑟·米勒的戏剧拓展了美国早期生态戏剧的主题范围,在思想上更加关注人类生存的社会环境和人类精神世界的自我构建,为人类争取和谐的生存环境发出号召,对我们所处的生态环境发展和人类生态意识的觉醒而建言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来源:《四川戏剧》2018年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