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空间

好书点评
首页 > 互动空间 > 好书点评

 书名:莎乐美

 作者:(英)奥斯卡·王尔德著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5.05

 ISBN号:9787544754194

图书价格:22.00元

 图书馆索取号:I561.34/W160c


王尔德《莎乐美》——唯美主义下的爱情
    王尔德 (1854—1900),英国唯美主义小说家、诗人、戏剧家和评论家。其剧作《莎乐美》 借鉴《圣经》里希罗底和施洗者约翰之间的故事,讲述了希罗底的女儿莎乐美疯狂迷恋约翰的爱情故事。莎乐美在关押约翰的水槽里对其一见钟情,但约翰从未正视过她,并因她母亲的乱伦婚姻而对其排斥和侮辱,在遭到拒绝后,莎乐美请求继父割下约翰的头。莎乐美最终抱着约翰的头颅,在与其亲吻中被杀死。从爱情到死亡,莎乐美的身上似乎有一股强大的、非理性的驱动力,它将陷在爱情中的人不断推向死亡,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才得以拥抱爱情。这种因死亡而带来的爱情之所以让人震撼,是因为它是非理性的,不受道德约束的,从而显得更纯粹、更具有审美价值。
    该剧中爱情的表现形式已不是“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这句话能简单概括了。因此,王尔德的《莎乐美》在中国出现以后,这种莎乐美式的爱情就被许多作家们模仿和采用,例如郭沫若在其剧作《王昭君》中,试图加强爱情的强度而效仿了王尔德的表现手法,因此在《王昭君》剧终就有了这样一个情境,汉元帝“捧毛延寿首,连连吻其左右颊”以得到王昭君的“香泽”。的确,在郭沫若的《王昭君》里有死亡,有爱情,可为什么没有《莎乐美》里的爱情那么震撼人心呢?王尔德作为唯美主义的实践者,《莎乐美》是一部集合了其唯美主义思想和艺术特色的作品。在唯美主义的表现形式下,莎乐美成为了一个无比美丽又无比冷酷的无情少女。她的美丽,她的冷酷,都是剧中奈拉波特爱情发生和死亡的原因。
    奈拉波特一直守在关押约翰的水槽外,而莎乐美无意中来到这里。自从那一刻起,奈拉波特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她。他眼里的莎乐美是一个可爱、美丽无瑕的少女,“她那雪白的小手像回巢的鸽子一样扇动着,仿佛是白色的蝴蝶。”如果奈拉波特对莎乐美的赞美不足以体现他的爱情,那么,从他在莎乐美的诱逼之下揭开了水槽的盖,就可以看出奈拉波特爱得怎样痴迷了。“我会给你丢下一朵小花,一朵小绿花。”“我会从纱巾里打量你,会看着你,奈拉波特,也许我会冲你微笑。”莎乐美丢给奈拉波特的小花,一个打量的眼神,甚至一个微笑,就让奈拉波特忘了军规,成了莎乐美爱情的奴隶。爱情一旦发生了,就会把人推向死亡,当奈拉波特只能看着莎乐美向约翰索吻时,他自杀了,并倒在他们之间。奈拉波特的爱情,在莎乐美的面前是卑微的,可笑的;可是他在死亡的那一刻,爱情是那么纯粹和高贵。爱情在这一刻因为死亡释放了所有的能量,具有震撼心灵的效果。
    奈拉波特为爱情痴狂而死,从另一方面衬托了莎乐美的冷酷和无情。即使奈拉波特倒在她和约翰之间时,她也无动于衷,依然执着地向约翰索吻,却一次次被约翰拒绝。莎乐美此时在爱情里的卑微如同奈拉波特在她面前时一样。莎乐美的冷酷和残忍之处在于奈拉波特为她而死,而她却想让约翰死。她的爱情,充满着强烈的对肉体的欲望,这种欲望驱使着她,不管用什么手段,她都要得到约翰的吻。这种丧失理性的,近乎歇斯底里的对肉体的渴望,使得莎乐美的形象更具有层次和丰富感;同时,也使得爱情的目的变得更加纯粹和强烈。
    既然活着的约翰不会接受她的爱情,而为了得到约翰的吻,莎乐美决心杀死他。于是,莎乐美在奈拉波特的血泊里为希律王跳起“七重面纱”之舞,以此交换约翰的人头。尽管希律王请求她不要杀了约翰,她一直坚持“我要约翰的头。”“给我约翰的头。”她抱着约翰的头,终于吻到了约翰的嘴唇,她觉得有点苦,她说“不……说不定是爱情的滋味……据说爱情有一种苦味……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也许对莎乐美来说,爱情就是占有,即使只是肉体上的占有。从奈拉波特对莎乐美的爱情以及莎乐美对约翰的爱情来看,剧中的爱情是单方面的,一厢情愿的,这就使得剧作本身具有一种缺憾美。不过,该剧作中爱情的审美价值在于它超脱了社会道德,以及理性思考的一面,通过奈拉波特的牺牲以及莎乐美对约翰的杀害,将爱情中那种纯粹的对肉体的欲望展现到了极点,使得爱情具有了一种神秘而又无比巨大的力量。
    就像瓦尔特·佩特对生活与艺术充满诗意的见解,他说“让生活燃烧成炽烈的、宝石般的火焰,这就是生活的成功。”王尔德在其唯美主义中主张“艺术模仿生活”,也正因为如此,王尔德在该剧作中对爱情的描写就像一幅场面血腥而美丽的油画,画里燃烧着对爱情、对生活的热烈追求。
(来源:《戏剧之家》2018年04期)